对话华为5G产品线总裁杨超斌:今年研发投入1万人、逾100亿

动漫推荐 浏览(1241)

   11:54

  来源:南方都市报

对话华为5G产品线总裁杨超斌:今年研发投入1万人、逾100亿

  随着6月6日5G正式宣布商用,首批5G手机也将于7月底、8月初陆续上市发售。7月22日,在2019年APEC工商领导人中国论坛在杭州召开期间,华为5G产品线总裁杨超斌接受了南都记者专访。杨超斌表示,所有手机厂商肯定会率先把5G技术用在旗舰产品上,初期5G手机价格会比较高。不过,随着时间的推移,5G手机会逐步从高端机走向中端机。

  

  华为5G产品线总裁杨超斌

  “中国在5G时代必将保持全球领先”

  华为5G产品线总裁杨超斌告诉南都记者,目前全球共有33个国家正式发布了5G频谱,另外有20个国家的35家运营商已经宣布5G商用。“这35家运营商中,60%、70%以上是华为帮助他们实现商用的。”杨超斌说。

  杨超斌透露,华为对5G是端到端的投入,即从终端到基站到承载网再到核心网。今年,华为在网络端的研发团队已经超过一万人,产品投入至少100亿人民币。

  杨超斌表示,目前英国、意大利、西班牙、德国等欧洲国家已经宣布5G商用,华为全球总共签了50个5G商用合同,其中28个在欧洲。

  在谈及欧洲和中国的5G建设谁更有优势时,杨超斌称,中国是今年6月6日发5G牌照的,早在2018年4月,华为就和三大运营商在国内40多个城市开始了5G规模验证,与运营商共同摸索5G建网模式,探索5G应用。杨超斌说,“中国的5G网络建设,相比国家,我们具有先天优势”;一是建设5G网络站点资源必不可少,5G网络可以通过4G网络站点部署。而中国的移动通讯站点远比其他国家多,比如中国4G站点数已占到全球总站点数的70%以上;二是中国现在基本所有的站点全是光纤到站,光纤到站率全球最高,而5G每个站点必须光纤到站。“我们相信中国的5G网络在5G时代必将全球领先。”杨超斌如是说。

  SA与NSA哪种模式更具优势?

  近日南都记者获悉,工信部在北京举办的5G终端进网培训中公布:自2020年1月1日起,申请进网的5G终端,原则上应同时支持独立组网(SA)和非独立组网(NSA)。这也意味着单独支持NSA的5G手机在明年后将不能申请入网。

  对此,杨超斌称5G时代第一次在标准里引入两种网络架构,一种叫SA,另一种叫NSA。有一点在行业里是有共识的,5G的终极形态肯定是独立组网。但是在开始的时候到底选择SA,还是选择NSA,在全球范围内不同运营商有不同的选择。

  业内人士此前普遍认为,虽然NSA前期投资少,但无法体现出5G网络低延迟等特性,而SA作为完全标准的5G网络,才是最终解决方案。NSA是用现有的4G基础设施,进行5G网络部署,等于在4G基础上,融入部分5G技术,可理解为“5G过渡方案”。而后者才是新建5G网络,包括新基站、回程链路以及核心网,属于按照5G标准重新搭建的网络制式。

  虽然国内在5G初期,三大运营商均表示会采用NSA方案,但之后会把SA作为最终目标。 在近日上海举行的世界移动大会上,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就透漏了这一消息,他认为想让5G发挥作用,SA一定是目标架构网络,所以希望SA建设越早越好。从明年1月开始,只支持NSA模式的手机将无法入网。

  中国电信董事长柯瑞文也称,中国电信将把握5G本质与核心,坚持SA的目标网方向,力争在2020年率先全面启动5G SA网络升级。 而中国联通5G创新中心主任冯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,中国联通会选择支持SANSA双网融合设备,并在2019年的第二季度发布SA方案组建5G网络,明年二季度开始大量布局。

  不过,杨超斌说,由于华为要面向全球所有客户,所以从5G终端、无线基站到核心网,全部设备都要端到端支持双模。因此不管运营商选择SA还是NSA,或者先选择NSA再过渡到SA,只要软件系统升级即可搞定。

  在谈到5G何时能够达到现在4G覆盖率时,杨超斌说网络覆盖始终是移动通信领域的一大挑战。现在中国4G网络站点数已经占到了全球总站点数的70%以上,而5G网络是基于现有的4G站点来部署,按照去年的实验情况来看,届时5G的覆盖肯定不会比4G差。不过他也提到,在5G时代立体覆盖会是一个趋势,除了传统的宏基站和数字化室内系统以外,像一些密集城区、居民区等,都会提供一些中间层的覆盖。“公共场合哪个地方需要有覆盖,你就布一个。”

  连续供应管理,不依赖单一国家和供应商

  此外,美国近期将华为加入“实体清单”也受到各方关切,杨超斌告诉南都记者,十几年前华为公司内部就开始了BCM(business contInuity management,供应连续性管理)。怎样能够保证公司业务的连续性,对我们来讲需要考虑极端要素,“不单单是像美国这样的问题,我们的供应链有那么多供应商,你也不能排除什么时候有地震有海啸是吧?”

  杨超斌说,华为当时已经非常清楚任何器件、部件不会只依赖单一国家,也不会只依赖单独一个供应商。无论碰到什么情况,都能够保证我们整个业务的连续性,和连续供应。

  “美国以外,我们还有大量供应商在日本、韩国、欧洲和中国台湾,当然我们也有大量中国大陆供应商。”杨超斌说,我们基于一套全球的供应体系来保证业务连续性,无论美国放不放开限制,“他放开了,我们可以继续和美国的供应商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,他不放开,对我们也没什么影响。”

  采写:南都记者 孔学劭 马宁宁 实习生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  杨超斌

  华为

  站点

  中国

  运营商

  阅读 ()

  投诉

达到当天最大量